众博棋牌

當前位置: 首頁 > 最新熱點 > 近半缺技改資金被淘汰 山東乳業大洗牌

近半缺技改資金被淘汰 山東乳業大洗牌

發布于 2010-08-23閱讀(3829)來源 admin標簽 乳業牛奶

ZHAIYAO

2010年11月頒布的新《企業生產嬰幼兒配方乳粉許可條件審查細則》和《企業生產乳制品許可條件審查細則》,而作為考生的全省86家乳制品生產企業,它們的成績將決定今后能否留在這個行業中。

NEIRONG

這是一場前所未有的“乳業大考”:考官是質監部門,考卷則是國家質檢總局2010年11月頒布的新《企業生產嬰幼兒配方乳粉許可條件審查細則》和《企業生產乳制品許可條件審查細則》,而作為考生的全省86家乳制品生產企業,它們的成績將決定今后能否留在這個行業中。

芳菲4月,卻成為眾多乳企揮手告別的季節。截至3月31日,只有44家乳企獲得了繼續生產的資格,其余42家企業,或沒有獲得考試資格,或主動放棄了答卷,或在煎熬中等待最后的裁判。然而,無論是成功還是落榜,山東乳業的格局將從此改變。

■通過率僅51.2%,“乳業大考”甚于高考

這場被稱為“史上最嚴厲”乳業整頓的大考,源于近年來國產乳制品行業頻頻爆發的誠信危機。國家質檢總局去年發布公告,要求現行所有乳企重新申請生產許可證。

陡然提高的門檻,讓這場“乳業大考”的通過率甚至低于高考。4月2日,國家質檢總局新聞發言人李元平表示,截至3月31日,全國乳制品及嬰幼兒配方乳粉企業生產許可重新審核工作已全部結束,1176家乳制品企業共有643家通過了生產許可重新審核,通過率不到55%。

山東作為奶業第三大省,全省原有86家乳品生產企業,但經省經信委、省發改委等部門進行產業政策批準審核后,僅有69家獲得產業準入,其中,提交申請并受理的企業只有55家。而通過生產許可重新審核的企業僅剩44家,截至目前,通過率僅為51.2%。

■自動退出者死于技改資金

自動退出乳品行業的企業,雖然彼此相隔數百公里,但它們主動放棄的原因卻驚人一致:無法負擔數百萬的技改資金。

4月4日上午,位于煙臺魯東大學北區西南方向的天寶生物技術有限公司里,用于生產酸奶的一排長約20米的車間里濃香猶在卻寂靜無人。一墻之隔的包裝車間內,杯裝酸奶的封貼機上,印有“元喜”標志的彩色塑料封貼靜靜地定格在了滾軸上,與門外孤獨的冷藏貨車寂寞相對。

“現在我們只留了兩三個工人看廠子,其他的工人暫時放假回家了。”獨自一人在實驗室里研制著新產品的天寶生物公司負責人張鵬宴,簡短的話語中難掩低落的情緒。“廠子從最初僅有一口200升的制奶鍋起步,發展到日產酸奶6噸的規模,用了近18年的時間。

不過,在嚴厲的“乳業新政”面前,18年的積累顯得蒼白無力,張鵬宴告訴記者:“這次要通過生產許可證審核,公司要按照規定添置自動清洗、空氣凈化、產品出廠檢測等設備,至少要上百萬資金,但目前我們每年的凈利潤只有幾十萬元,根本無力承擔改造所需的費用。”

張鵬宴的話很有代表性。根據省質監局公布的數字,44家通過生產許可證重新審核的奶企共投入改造資金約3.2億元,平均每家企業投入700余萬元,例如率先獲批新生產許可證的山東高速特地乳業,便投入200萬元以上將基礎建設、生產設備、質量檢測等整個產業鏈重新打造。對于中小奶企來說,這樣的投入無異于天文數字。

4月4日,濰坊市冠康乳業有限公司內廠房緊閉,三輛送奶車成為僅有的堅守崗位的“員工”。濰坊市質監局食品科的姜建華告訴記者,冠康乳業因為無力消化數百萬技改資金投入帶來的成本壓力,選擇了主動退出。

而東營市的優元乳業有限責任公司和利源乳業有限公司,主動退出市場的原因也是生產規模小,產品附加值低,無力承擔通過審核所要添置的檢測設備。在青島天泰飲樂多、高密市維康食品有限公司、濰坊齊魯星牧業乳品有限公司,盡管企業都符合產業準入政策,但無力籌措用于產業升級的資金,成為它們選擇退出的共同理由。

■波及奶農,一奶牛場賣牛百余頭

就在我省乳制品生產企業生產許可證審核截止前的關口,山東省畜牧信息中心數據顯示,3月最后一周,我省原料奶平均價格為每公斤3.22元,價格保持企穩回落。

省畜牧局信息中心分析師表示,我省部分乳品加工企業退出停產,造成了一部分奶源過剩,使得全省奶制品價格穩中有降。

記者從東營市畜牧局了解到,目前東營有170多家奶牛養殖場(區),主要分布在廣饒和墾利,共有奶牛5.81萬頭,年產鮮奶16.87萬噸,這些鮮奶除了供給當地的鮮奶吧(鮮奶吧每天消耗30噸),得益、蒙牛、伊利等企業是主要的收購商。

負責廣饒十幾個奶站的王先生透露,由于今年乳制品企業要換新的生產許可證才能繼續生產,東營本地的企業都停產了,奶牛場生產的鮮奶過剩,奶農們不得已跑到了威海、河北、安徽等地銷售鮮奶。由于奶源的標準提高,奶農們面臨著很多企業拒收的尷尬,“現在奶農們必須賠錢賣掉,平均賣一噸鮮奶賠1000元。”

奶源的過剩,再加上不能及時運輸,奶農無奈將鮮奶倒掉,廣饒的奶牛場現在每天要倒掉十幾噸鮮奶。部分散養的奶農只好將奶牛賣掉,不再經營了。記者了解到,前兩天廣饒的一奶牛場就將產奶的100多頭奶牛全部賣掉。

正在籌建中的山東大地乳業有限公司陳經理說,目前奶牛場所面臨的困境是市場優勝劣汰的正常表現,促使著奶牛場向著規模化、大型化方向發展,這是市場對優質奶源篩選的“陣痛”,不過這“陣痛”由奶農們承擔了,所以奶農們一直是這個效益鏈上最薄弱的環節。

出局者的新出路

這是一次前所未有的行業大洗牌,過關者換證重生,未過者殘酷出局。牛奶作為日常生活中重要的消費品,生產企業資質和檢測能力的提高,固然讓消費者欣慰,但此次大規模產業升級后,出局者的命運將會怎樣?

行業淘汰將帶來產業升級

同樣是沒有通過生產許可證審核,但在東營市安和乳業有限公司總經理劉炳輝看來,選擇放棄的張鵬宴們僅僅得到了痛苦,而他們則要經歷更多的煎熬。

4月5日,在安和乳業的廠區,新建的凈化車間里建筑材料遍地,裝修工人正在緊張地趕工,安置檢測設備的支架櫥柜已經完工,可隨時投入使用。劉炳輝告訴記者,為了能夠通過重新審核,安和乳業投入了約300萬元進行生產流程再造,比如新增清潔作業區、添置檢測設備等,“去年11月新規定出臺之后,全國1000多家乳企都忙著按照要求購買新設備,我們行動得稍微晚一點,根本排不上號。”

根據省質監局公布的名單,提出重新審核要求但未履行完審核程序的奶企還有11家,省質監局人士表示:“不能保證這些企業都能通過重新審核,他們投入的技改資金,仍然有打水漂的風險。”

就在這樣的痛苦與煎熬中,“大考”過后的山東乳制品市場,迎來了一次劇烈的震蕩。山東省乳制品工業協會理事長王魯海介紹,2010年,全省乳制品行業工業總產值近200億元,居全國第3位,但行業集中度差、產品結構不合理、產業布局失衡等問題日益突出。

4月2日,山東省畜牧協會奶業分會秘書長張志民表示,相比蒙牛、伊利、光明等超大型乳制品企業,山東乳品企業在產品種類、產品包裝、營銷規模上遠遠處于劣勢,此次通過政策機制淘汰一批市場競爭力差的企業,將會促使通過審核的企業積極開發新產品,擴大生產和營銷規模,占領騰出的市場空間。

記者從省質監局了解到,此次行業整頓帶來了前所未有的產業升級,我省44家已經通過審核的乳制品企業設計年處理鮮奶能力提升為287.7萬噸,比全行業2010年度總產能還要高出20萬噸,一場新的山東乳業變局正在展開。

出局企業或轉行或重新來

位于青島市北部的萊西,是島城乳業的大本營。萊西西沙埠村,主動退出乳制品行業的青島喜來樂乳業就坐落在村中。幾十畝的廠區看不見一個工人,門口的廠牌已經變成了青島喜來樂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在廠區東面的辦公室里面,一位留守的負責人告訴記者,“我們早就不再開工生產了。”當被問及今后將如何發展時,得到的答復是:“正在準備辦養殖場,已經購進了一批奶牛,打算為雀巢提供牛奶。”

除了退向產業鏈上游成為原料供應商,對于無力承擔高額產業升級成本的中小企業來說,轉產成為其另一個無奈的選擇。

青島天惠乳業有限公司位于萊西沽河街道辦事處,是一家乳制品生產企業,共占地30余畝,其中15畝用于乳制品加工生產,另外15畝為奶牛場,圈養著上百頭奶牛。雖然天惠曾花費180多萬元更新設備,但依然未通過這次審核。

天惠乳業總經理李緒高告訴記者,企業今后將轉向生產乳飲料。根據國家質監總局的政策,乳飲料產品不在此次生產許可證重新審核之列。“我們的產品很難競爭過蒙牛這樣的大品牌,再加上重新審核生產許可證,需要投入大量的技改資金,這無疑進一步削弱了企業的競爭力。現在轉型生產乳飲料,原來的生產設備大部分能用上,算是沒有造成太大的損失。”李緒高慶幸企業找到了一個“收之桑榆”的途徑。

還有部分不甘心退出的乳企選擇從頭再來。在濰坊市高新區的濰坊紫鳶乳業發展有限公司,相關負責人陳明告訴記者,該公司正在擇址建設新的廠區廠房,打算在設備就位后,重新申請生產許可證的審核。濰坊市臨朐乾福乳業有限公司,也正在進行技術改造。記者4月5日了解到,該公司將于4月中旬以新企業名義提報取證申請。

行業洗牌恐傷消費者

對于“乳業大考”中的勝出者來說,投入的巨額技改成本又該如何消化?在留下與離開之間,山東乳業將走向何方?

檢測費每月過百萬 漲價成為過關代價

與澳大利亞合資專注于高端嬰幼兒乳粉生產的邁高乳業(青島)有限公司,成為島城首批獲得生產許可證重新審核的企業。但500萬元的技改資金投入,每月高達百萬元的產品檢測費用,讓邁高乳業副總經理陳萬勇心里并不輕松。

除了新增設備,邁高公司還新增加了幾十名檢測人員,每年增加的人力成本就達40多萬元。據了解,為了通過此次重新審核,加上人員成本及折舊費用,邁高公司投入的總成本高達1200多萬元。雖然邁高一年的營業額有4億元之多,但如何消化這筆增加的成本,讓陳萬勇始終無法在“闖關”成功后長舒一口氣。

陳萬勇的煩惱,成為每家成功過關企業的煩惱,在記者對部分過關乳企的采訪中,多家企業負責人一致表示,要消化產業升級投入的巨額成本,除了提高產品利潤率外,漲價將成為最有可能出現的結局。

一位再三強調不要透露姓名的企業負責人表示,“這次產業整頓,企業的投入都在產品檢測上,想要提高產品附加值消化成本,我們還要繼續投資增加包裝設備、研發費用。一條普通八連杯酸奶的包裝線就要50余萬元,要是進口的利樂磚包裝線,則要花費1000余萬元。如此大的投資,不漲價怎么回收成本?”

中小企業退市乳業集中度將提高

對于這次國家質檢總局推出的“強力版乳業新政”,山東省畜牧協會奶業分會秘書長張志民感慨,“為什么國產奶粉不受歡迎,國產牛奶總是讓人心驚膽戰,就是因為國內乳制品行業的公信力讓消費者不信服。這次從政策層面強制加強企業的產品檢測,有利于恢復消費者對乳品行業的信心。”

而據山東省乳制品工業協會理事長王魯海介紹,山東雖然多年位居全國奶業前三位,但全省86家乳制品生產企業,產品銷售收入過10億的僅有3家,“2010年全省乳制品銷售收入才是蒙牛集團一家的62%。而且山東乳制品中,液體奶比例超過80%,高附加值、深加工的產品偏少。”

不過,張志民認為,真正破解乳制品行業的公信力危機,最大的根源在于人。“比如從國內乳業歷次爆發的危機來看,損害行業形象的一個重要原因,是因為利益分配不均衡造成的奶農與奶企之間的緊張博弈關系。”

“年景不好時,奶農殺牛減產;等到年景好了,產量跟不上,奶農又制假摻假。這次增強企業的產品檢測能力,補強了乳制品行業產業鏈中的最后一環,但如何保證奶農和奶站在源頭提供安全的奶源,還需要政府部門繼續提高行業自律、加強監管力度。”張志民說。

不獨山東乳制品行業的“地震”,全國乳業的這一輪“清洗”導致了近半數中小企業退出市場,乳業專家王丁棉表示,業內普遍預期此次產業整頓,將會讓出全國乳制品市場份額的10%左右。而有能力占領這些空白市場的,無疑是財大氣粗的乳業巨頭。

中投顧問發布的《2010-2015年中國乳制品行業投資分析及前景預測報告》顯示,蒙牛正計劃增資6.6億元,在廣東打造乳制品加工基地;而伊利即將向惠州砸出4.6億元,并計劃2011年在奶源建設方面的投資超過14億元。中投顧問研究總監張硯霖指出,隨著產業洗牌的繼續,乳業集中度將進一步提高,寡頭壟斷的格局也日益凸顯。

XIANGGUANZILIAO

开心生肖 贵州11选5开奖结果 福建11选5走势图 广东11选5开奖结果 湖北11选5开奖结果 正规捕鱼游戏 正规捕鱼游戏 万丰国际赌场